文字堆积所,想到什么写什么。

© 隐者庭院
Powered by LOFTER

卡蒂斯人龍傳說(1)

第一章 穿越是件苦差事

式芸伸手抹了抹被喷溅在脸上的唾沫星子,茫然地看着面前这个正冲着她怒吼的男人,虽说她很想了解这个男人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但很遗憾的是,男人所说的语言是式芸从未听过的语言。

这在大街上走着走着难道走到国外了么?式芸如是想到。并不是她没考虑过在自己失神的时候撞到了外国人,而是从刚才开始,式芸便环顾了自己四周的情况(而这举动得到的是对面男人更加猛烈的口水喷击)。周围的景象包括人们的装扮,至少在她的认知范围内是不可能存在于她所在的国家。

莫不是出现了新的整人节目?这种老掉牙的想法也在式芸完全没有头绪的时候冒了出来。以自己的脚程来说走到国外怕是不眠不休的走个十来年也不一定能到,况且刚才她还用全世界普及率最广的英语尝试和对面的男人沟通,但对方只是很不给面子的露出一脸茫然状,呆愣了几秒后便继续口水攻击。

诶呀……最后的可能性,难道自己也很时髦……不,也很狗血的穿越了一把么?突然窜出的这个念头令式芸这个向来对穿越桥段嗤之以鼻的少女叹了一口气,然后耸肩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开什么玩笑,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事情怎么会发生。

或许是式芸刚才无意间露出的动作和表情深深的伤害到了对面的男性,竟然令他停下了近半个小时的口水攻击。由于脸上的溅水触感快要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突然的停止令还在思索自己现在处境的式芸回了神,抬头正准备露出一个“大爷你终于口渴了么?”的眼神时,发现那个粗壮的大块头正逃也似的向远处飞奔,没错,正因为是“粗壮的大块头”,所以式芸一直忍着没有爆发,就怕对方的“口水攻击”会演变成“出血攻击”。

看到大汉没命般的逃跑,再加上周围看热闹的一干人等也一哄而散,向着大汉逃跑的方向奔去,式芸点着下巴歪了歪头。

“难道是收工吃饭的时间到了么?”果然还是整人节目啊,早知道刚才就别顾虑了,应该直接闪人,受了这么多口水攻击还真是亏。

一向以乐观向上作为优点的式芸撇了撇嘴,正打算向刚才那群人跑掉的方向走去,决定问问回家路的时候,周围慢慢刮起的风令她不禁停下了脚步。一开始只是轻微的令人感到凉爽的风,然后随着一阵类似什么东西在扇动的声音的接近,风越来越大,在式芸惊觉大喊着“台风啊——!”准备开跑的时候,一个巨大的影子覆盖住了她,更加巨大的声音和风让她在将要被刮跑的瞬间拼命的抓住一棵形状奇怪的大树树干。在被大风疯狂的洗礼过程中,式芸在心里几乎将刚才那群人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当她第107次在心中喊着“没人性”的时候,却听到了什么巨大物体降落在地上的声音,风也随着逐渐缓慢的扇动的声音而小了下来,在彻底没有风的时候,式芸已经以一种诡异的姿态趴倒在地上,但她很快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胳膊在猛地擦了额上的虚汗后,顺势摆出了一个拇指的姿势。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想我式芸也有能从台风中存活下来的能力,以后还有什么好怕的!刚从险境死里逃生的式芸就差“哈哈哈”大笑三声来表达她此时的心情了。

但是很快,式芸便笑不起来了,因为在她感觉有什么液体滴在她肩头的时候,看到自己那条比着大拇指的胳膊开始直线下垂,虽然那只是一瞬的事情,但在式芸的眼里仿若慢镜头一般缓慢。

咦?我的胳膊原来可以这么放下的么?当脑中的第一反应闪现的时候,肩头突然传来了一阵钝痛,在感知到疼痛的一瞬间,仿佛千万只滚烫的虫子窜入了肩头一般,那种从未感受过的疼痛几乎令式芸昏死过去,但也可能因为昏过去的瞬间又被着疼痛震醒。

“…………哈——”痛的连尖叫都无法发出,式芸的大脑从刚才开始便已经进入了空白状态,除了拼命张口吸气外,便没有了任何反应。

 

洛兰斯低头看着自己身下娇小的少女。因为刚刚睡醒,本打算在附近散个步后继续接下来的旅程,但没走多远,龙族异于他族的五感便让他发现远处一群拉玛拉族的人在围着一个人类说些不堪入耳的话,本来不怎么想管这种无聊的事情,但是出于对某个地方以外还会存在人类这一点感到好奇的他,便打算过来问个究竟。那群只会欺凌弱小的拉玛拉族人果然在看到他的时候便飞也似的逃跑了,而那个人类却只是看着逃跑的拉玛拉族,嘴里冒出了一句他不曾听过的语言。对于这个新的发现,洛兰斯加快了来到那个人类身边的速度,只是可能今天的睡相不怎么好,再加上没有多注意,结果刚降落没多久,开口还没发出声音,嘴角就有一滴口水先行滑落了下来,不偏不斜的正好滴落在那个人类抬起的肩膀上。

啊,真是太失礼了。洛兰斯在心中暗暗道,对自己失礼的举动本想先做个道歉,但却在看到了那个人类胳膊掉下后一瞬间,他愣住了。

这个人类没有受到加护。在卡蒂斯境界竟然会有没有受到加护的人类?!三千年前分割了弗鲁弗和卡蒂斯的结界并没有出现破裂的现象,不可能会有人类突然从那里跑来这里!这个人类……究竟是怎么出现到这个境界来的?!

 

式芸感觉过去了有几百几千年般的时光,当终于习惯了肩膀上的疼痛感后,她也只能断断续续的吐出一个字:“——草!”这比在我脖子上抹一刀还痛啊!

再次深吸几口气后,式芸咽了咽口水,转头去看自己那已经失去了胳膊的肩膀。伤口模糊一片,完全没有喷血的迹象,而且还能看到白烟,隐约能够闻到一股烤肉味,再低头看了看已经和自己身体道别的手臂,不看不要紧,在看到的瞬间式芸便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她想任谁看到自己的胳膊变成一条烤肉棒都不会好受的。

“γδΔεπΠâΦσ。”等干呕结束后,式芸又一次听到了从之前就听不懂的语言。

式芸闭上眼睛,进行了三次深呼吸后,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站在原地,胳膊也没有回到她的肩膀,所以她悟了,她马上得到了自己一开始就在疑惑的问题的答案。没错,她现在不在地球,不在自己所熟悉的那片土地上,她现在,是真的穿越了。

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后,式芸决定转身面对那个将她胳膊烤掉的罪魁祸首,尽管多少做了点心理准备,但看到那个庞然大物的时候,她还是颤着双腿忍不住倒退了几步。

这不科学,这简直太不科学了!面前的生物足足有三层楼高,在她倒退了几步后才看到它的脑袋,两条粗壮的腿支撑着它的身躯,身躯巨大健硕,还有一对疑似翅膀的巨大扇形覆盖在上面,拖到地上的尾巴像是要扫地一般扫来扫去,唯独两只前爪看起来并不是很夸张,在式芸眼里那只是一对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鸡爪。虽然很久之后她便为这个比喻像“鸡爪”的主人拼命的道歉。

“πΟξυκΚâΣΤ。”还在处于面前生物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震撼时,那个生物开口说话了,式芸很给面子的给了对方一个茫然的表情表示自己听不懂。至于这个生物为什么会说话这一点,她表示已经没什么好震惊的了,这种已经超出了科学范围的生物会做什么她都不会感到奇怪。

那个生物在看了眼到式芸的表情后,便陷入了沉默,就在式芸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在这种时候撒腿逃跑的时候,对面的生物突然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弯下了身躯,脑袋近距离的出现在了式芸面前,令式芸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用手捂着胸口,就怕心脏从自己嗓子眼蹦出来。现在最坏的情况就是这个生物打算拿自己开荤!咽了咽口水,式芸颤颤巍巍的想要闭眼等着被吃,但快要合眼的时候,却看到那生物闭眼低下了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式芸瞬间就理解了对方想要向自己道歉的意思。她瞪大双眼,愕然地看着这个生物,却完全不知道该做出何种反应。

下一刻,那个生物抬头,张开了嘴。

……好吧,是我自作多情了,感情这丫的刚才是在做饭前祷告吧!式芸为刚才自己的反应感到羞耻,但就算羞耻又有什么用呢。式芸想着,再次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洛兰斯看着自己面前闭着双眼,一副任人宰割模样的人类,感觉有些好笑。刚才自己本来开口道歉了,但这个人类果然如自己想象的一般没有听懂,无奈之下只好向她行了道歉礼,虽然用这种礼仪对人类道歉过于隆重,可对方听不懂自己的语言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想起刚才这个人类对行道歉礼的自己露出的愕然表情,洛兰斯忍不住喷了一下鼻息,但马上记起对方没有受到加护,便赶紧张嘴叼住了她的衣领,转念一想,又觉得将她留在这里有些危险。人类在这个境界内是会受到龙族保护的,况且还不是很清楚她的来历,放在这里也不是很放心,是不是先把她带去自己现在居住的洞穴比较好呢?反正旅程的事情也不是非要这两天开始。

洛兰斯很久没有这样烦恼过了,不过在他感觉到叼着的这个人类正在瑟瑟发抖的时候便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我还真是好心啊。一边感慨着,一边扇动起翅膀,洛兰斯最终决定还是将这个人类先安顿在自己的临时居所比较保险。

 

式芸等了半天只在一阵气息快要将自己吹飞的瞬间,感觉衣服的后领被叼起。虽然没有马上被丢进那个生物嘴里,但是不知道何时会被吃掉的恐惧令她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再然后,她感觉到有风慢慢的起来,就和那个生物降落之前一样,风慢慢的变大,在听到翅膀发出的几下声音后,式芸感觉自己悬浮了起来。

咦——?

咦——————?!

等她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便感觉风从她的周身迅速掠过,虽然不敢相信,但她还是将双眼睁开了一条缝,当看到自己与地面的距离后,她终于扯开嗓子尖叫出声——

“我恐高啊混蛋——!!!!!!!!!!!!!!!!!!!!!!!!!!!!!!”
评论
热度 ( 3 )